Export Creative Idea from China

Project Description

SHENZHEN ECONOMIC DAILY
Export Creative Idea from China

by Jin Minhua, Nov 23, 2011[View PDF]

立足中国,向世界输出创意

离开OMA一年零七个月后,奥雷•舍人近日第一次在他位于北京建外SOHO的事务所公开面对媒体,阐述他的建筑观并介绍他的事务所Buro Ole Scheeren设计的最新作品。

令人惊讶的是,他首次亮相公布的作品设计方案并没有坐落在中国的任何一个城市,而是位于马来西亚的首都吉隆坡。联想到他之前在新加坡、曼谷等地的项目,人们很自然地会产生是否奥雷在中国拿不到项目的疑问。“事实上,在中国拿项目比起东南亚来还相对容易一些;但我并不急于在中国做项目,而是希望通过这些亚洲各地的项目,展示自己作为一家总部在中国的国际性建筑事务所的形象。”出场依旧明星范十足的奥雷阔别一年多“归来”,眼睛里多了几丝沉稳和自信。

对北京新项目非常喜欢

事实上,他在北京的一个小规模艺术家工作室/画廊项目上,对私人空间进行了更加个性化的探索。这间工作室/画廊是一坐落于传统中式花园中的亭阁,有着朝各个方向发散的方形天窗。阳光透过天窗,打通了各个空间。奥雷•舍人笑着透露,他会在明年初选择一个合适的时机对外公布这个项目。“但是不会太早。我现在只能说,这个项目可能不大,但我个人非常喜欢,也非常美。”Buro Ole Scheeren正在进行的项目还包括北京的一个艺术中心以及中部省份的一个当代艺术馆。

奥雷解释说,虽然事务所在一年半之前就已成立,但他之所以等到吉隆坡项目完全成熟,可以开建的时候才决定正式对外宣布公司的成立,是因为“现在业内很多公司喜欢用大量的图片轰炸媒体,在项目背后的严肃性和深刻性尚未完备之时就到处去宣扬。”他显然不喜欢这样,“我觉得安静地坐下来,做是最重要的。”

自己的团队一半是华人

而吉隆坡项目,“打开了一个新篇章,但也是在延续之前的一贯想法。”奥雷强调,“这个项目所有的设计,都是一帮在北京的外国建筑师和本土建筑师合作的成果,换言之,是把中国的创意设计输出到国外去。我希望自己能够成为中国向外输出设计、创意、发明这一历史进程的一部分。”

成立了一年半的Buro Ole Scheeren事务所目前有一支50人左右的建筑师团队,其中一半是华人或者是说中文的,大多有留学海外背景。奥雷是事务所的设计主持,过去的十多年中,一直与奥雷•舍人密切合作的张维理 (Eric Chang)是Buro Ole Scheeren的合伙人。美籍华裔张维理在2004年至2010年间,曾担任OMA的协理合伙人兼OMA北京办公室总经理。

CCTV新址开启新篇章

回到奥雷的设计观。他在说明会上一一列举了过往的作品,包括在其职业生涯占据重要位置的CCTV新址大楼以及近年的新作:新加坡高端公寓 The Scotts 大厦、1040套单位的翠城新景(The Interlace)大型住宅综合体,曼谷310米高的综合大楼MahaNakhon,台北艺术中心,稍早的作品他提及了Prada纽约(2001)和洛杉矶旗舰店(2004)。

谈到CCTV新址,奥雷认为它的关键“在于摩天楼不再是直上直下的建筑形态,而是弯曲起来可以形成一个连接的空间”,作为一个实体的存在,CCTV新址可以容纳1万—1.4万人在里面工作,“给了用户一个机会去认识、了解各个不同部门的人都在干什么。”他自信地表示,目前CCTV新址大楼正进入一个“关键的时刻”,“它的室内装修正在进行,可以看到外面的广告墙已经拆掉,大家对项目的观感因此会完全不同。明年大楼就可以投入使用,这个项目的完成将是我的中国篇章新的开始,我期待着这个时刻的到来。”

不再是欧洲背景的建筑师

奥雷因为CCTV新址项目来到北京,那是在八年前的2002年4月,这八年被他视之为“生命和职业生涯中的重要时刻”。当初正是中国开始高速发展的时期,“我就像是投入到中国的未来发展之中。”

但是,与绝大多数抢占中国建筑市场高地的外国建筑师不同的是,“我并不只是作为一个西方人把项目带来这里,而是住在这里,对所负责的项目真正负起责任”,奥雷解释,“在OMA工作了十五年后,我最终决定离开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希望自己不再永远是一个欧洲公司背景的建筑师,而是把总部设在中国。当初来中国,不仅因为这里有很多项目可开发,其实当时别的地方也有很多创造性的工作可做,但是如果把北京作为一个设计中心,置身于从‘中国制造’到‘中国创造’的历史现场之中,住在这里开展设计,我认为这是设计建筑的最好方法。”

奥雷的诗意与中国文化

奥雷的建筑作品涉及面广泛,从政府部门到文化机构、学院、媒体、商业开发商……“我希望能从各种客户身上挖掘一些不同的东西出来”,他认为与各种人群,包括客户、媒体的沟通非常重要,

非常巧合的一点是,无论是吉隆坡项目,还是曼谷、新加坡项目,奥雷的业主都是华人。那么,他是如何在项目中体现中国意象的呢?奥雷认为,所谓的中国意象是在不断地发展、变化着的,不是说“在建筑上放一个大屋顶”这么简单的事。“事实上,随着中国地位近年来的不断变化,周边的国家和地区也在不断地调整自己的位置和心态,当地的华人也变得活跃”,在奥雷看来,“中国人对历史的认识,对未来的乐观、积极态度,我在别的人群中没有那么深刻的体验”,“中国文化并非那么理性的文化,但是从建筑师的角度来讲,很重要的一个使命是如何想象未来的城市和建筑,中国对未来的激情很好地契合了建筑师的职业特性,对建筑师如何更好地想像未来是有帮助的。”

“我从概念设计开始,会比较多地关注建筑中诗意的部分,不仅是从美感的概念出发,而且要想像使用者的想法,他会从建筑中得到什么样的感受……建筑仅仅是一个躯壳,也需要发展出各种可能性、机会和空间。中国文化中有严谨的一面,同时也是非常诗意的,这两者间的反差也是中国文化的魅力所在。”奥雷最后说。

奥雷•舍人(Ole Scheeren)

作为Buro Ole Scheeren的设计主持,奥雷•舍人是国际知名的德国籍建筑师及香港大学客座教授。德国出生,瑞士、纽约居住,在南加州建过建筑,然后经泰国在八年前定居北京,舍人在不同文化间的穿越对他进行不同文化的转换和沟通提供了良好基础。

Source: http://szsb.sznews.com/html/2011-11/23/content_1834937.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