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TV architect and his Mirage City Cinema

Project Description

PHOENIX METROLOLIS 凤凰都市
CCTV architect and his Mirage City Cinema

by Pu Su, Bi Xiaoyu, May 2013[View PDF]

现实版 “盗梦空间”:
央视大楼设计师和他的幻境影院

文/浦苏,毕小渔

下一个影院项目可能会在中国出现,奥雷•舍人希望在广袤的沙漠中心建造一个汽车影院,这是否会成为有车族的一场狂欢?

在不可能的幻境下看电影,是建筑师奥雷•舍人对于都市公共空间的新诠释。

奥雷•舍人希望,通过环境、建筑、电影三种超常规组合手法,让现场广州体验灵魂出窍的感觉。如同电影《盗梦空间》,整个城市突然扭曲,人们顿时置身于颠倒的时空中,混乱却又有机可循,这条痕迹是人对城市的记忆。

奥雷•舍人最为中国人所熟知的身份是雷姆•库哈斯的大都会建筑事务所总监和合伙人,主管亚洲项目。 他主导并完成了中国中央电视台(CCTV)新址和电视文化中心。

在设计众多商业性城市建筑后,奥雷•舍人对建筑语言和空间利用的艺术性产生兴趣,并于2013年在中东城市沙迦建造一个“幻境影院”。借助沙迦古城天然的城市结构,打造出一个进入梦境般的实验项目。

除了沙迦,奥雷•舍人已在泰国 Kubu岛、意大利威尼斯两处地点完成 “漂浮影院”项目,下一个想法是在沙漠中心造一座汽车影院。

复现城市记忆

凤凰都市:“幻境影院”这个项目你的灵感来源是什么?

奥雷•舍人:我去年受沙迦艺术基金会邀请,去到了沙迦新艺术空间。当时就为这座城市的历史和结构所着迷。这里充斥着犬牙交错的小巷和通道,像进入一个迷宫。我开始对这里的迷失感产生兴趣,同时探究它如何影响人们的思考和记忆。幻境影院就是这座城市记忆的一种复现,我复制并创新了城市特有的肌理,然后嵌入到公共的院子空间里。

这次的合作伙伴是导演阿彼察邦,他的电影概念包含了灵魂、睡眠以及离开自身赖以生活的意识和经验所产生的自由感。我希望在幻境影院,能够让人身处其中时感受到非常规、不确定性,自己和城市的记忆产生共鸣。

凤凰都市:是什么机缘使你和导演阿彼察邦•韦拉斯哈古进行创作?

奥雷•舍人:13年前,即1999年为曼谷“移动的城市”展览联合策展时,我认识了阿彼察邦。我们还在一起合作了“漂浮影院”项目,在他和蒂尔达•斯温顿共同策划的泰国瑶诺巨石电影节上我设计了一个海上浮筏影视厅。他是一个极有启发性的人。

凤凰都市:阿彼察邦的电影中常常会出现灵魂转世,你怎么看待?你对泰国这种万物有灵的信仰如何看?

奥雷•舍人:我不是一个有宗教信仰的人,但泰国强大的信仰环境长期以来一直激励着我,人们敏感而有灵气,很多有特殊想法的当代艺术家,非常具有颠覆性,但又非常单纯。这是一种结合了人和精神自由的环境。

沙漠汽车影院或建在中国

凤凰都市:为什么选择“睡眠、梦境和记忆的感觉”作为创作主旨?

奥雷•舍人:“睡眠、梦境和记忆的感觉”的主旨在于,精神和身体抛开了一切成形的想法,彻底放开并允许自己被灵魂附体。你离开你的身体,甚至进入另一种实体的存在,这股力量来自于你通过之前的经历和体验获得的记忆,最终在这里释放出来。

凤凰都市:将“万物有灵+梦境+记忆”的“幻境影院”放在沙迦这样一个伊斯兰国家,是否会有一些矛盾,或者在一些方面产生冲突或者阻力?

奥雷•舍人:我认为没有冲突,沙迦是一个文化上非常有趣的酋长国,参与双年展准备工作和我们项目筹备的工作人员都非常开放,对不同角度的艺术接受能力很强,也能整合各种不同的文化。这或许是艺术领域内最大的潜质——能够成为不同文化的桥梁,并且拓展对事物的定义。

凤凰都市:之前设计的漂浮影院、沙漠中的汽车影院和环境影院有什么不同?

奥雷•舍人:它们都通过在不可能的地方看电影而营造了一种距离感,这些想法都是为了把观众带离日常生活,代入由影院空间和影像共同营造的叙事之中。幻境影院在此概念上也一脉相承,不过换了不同的元素与语境。

在泰国的漂浮影院,观众在黑暗中坐上船,被带到Kudu岛上的一个环礁湖,并坐上一座静静安放在水面上的漂浮筏,四周是海中陡然而起的壮丽山丘景观。观众能体会到存在与纯自然环境中突兀影院的感受。

在威尼斯,影院被安放在一个古老的港口,观众们也是坐船,不过经过的是威尼斯城特有的交错水道,最终到达这个特殊地点。在幻境影院,观众首先必须通过沙迦老城迷宫般的城市结构,在这期间人们会重新发现并沉迷于这座城市。

汽车电影院是为一个空旷广袤的沙漠设计的,这是三个影院中唯一还没有实现的计划,我们仍然在为它找一个合适的地方,也许会在中国。 我觉得这将会是一个非常有趣的主意,在中国的沙漠里让这个艺术形式真正实现。我会呈现一个和摩天大楼非常不一样的新建筑,虽然这个想法在美国成形,现在更有可能在亚洲实施。

建筑用来创造电影片段

凤凰都市:电影和建筑是两个不同门类的艺术,如何选择不同载体去适配自己的创作?

奥雷•舍人:我非常喜欢叙事——不是那种线性的,事先定义的叙事,而是错综复杂的故事线。如随机安排演员的情绪,如开放式结局。

当按照这种叙述方式来讲故事时,建筑之于我,就是创造电影中的若干片段,比如电影背景、电影语境。如果人们喜欢,公共空间甚至可以成为整个电影的一部分,让电影跳出荧幕的框架,甚至激发人们的自我创造。

我认为建筑应该脱离现有的技术,拥抱更宽泛的文化、情感和精神上的共振。所以应该用非传统的方式来定义建筑设计师这个职业,并且用更多元的技术和方法来工作。

凤凰都市:你选择再生材料时是出于什么考量? 你更在意再生材料的视觉、触觉还是其他?

奥雷•舍人:我希望不同材料混合能够引发强大的共鸣,这个城市的回忆,这个城市的肌理,这个城市的材料。

在历史上,这个城市的很多历史建筑是混合着珊瑚造就的,珊瑚因其濒临灭绝也被保护了起来。我感兴趣的是如何巧妙使用这个元素,同时又找到一个方法循环使用废弃的建筑。所以我们用珊瑚和水泥混合成了一种水磨石,把城市的旧记忆嵌入新的墙体力,在建筑上展示。

凤凰都市:广场、庭院和屋顶这三个场所本身承载的意义不太相同,你如何针对每个场所进行设置?

奥雷•舍人:广场、庭院和屋顶是三个不同的元素,它们在城市物理空间上很接近,但又各自独立。我倾向于模糊它们之间的界限,或者可以说是混合它们的特征。就像做梦的时候,梦里出现的某种事物会突然转变成毫不相干另外一件东西。这可以让你感受在现实世界体会不到“盗梦空间”。所以我基本上是把这三个元素从功能到定位都转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