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gkasa Raya: Street View from Skyscraper

Project Description

GATEWAY MAGAZINE
Angkasa Raya: Street View from Skyscraper

by Vivi, Jan, 2012[View PDF]

在闻名世界的标志双子塔旁边建造一座新的地标—这个想法似乎只可能发生在不断刷新自己的地标、不断用建筑震撼世界的迪拜。如果说双子塔是矗立在风景中的建筑的话,那么Angkasa Raya大厦就是将风景揽入了建筑。

2011年12月初,一年一届的香港设计营商周依旧迎来了众多设计界的大腕,德国设计师奥雷.舍人在“西九文化与大都会”单元,讲述了“城市的文化”:“看建筑不只是看其外表,应看设计师赋予其内在的性格……我认为建筑应带给城市活力,两者的关系应该得到充分重视。另外除了利用建筑外,也应利用艺术活动来推动城市的文化发展,令城市成为展览的所在,文化的容器。”而在二十天前,这位21世纪最具标志性建筑之一的中国中央电视台新址的设计师刚刚公布了位于马来西亚首都吉隆坡中心位置的新项目——Angkasa Raya大厦——又一个不走寻常路、有着自己独特性格的建筑。

想在双子塔旁边建造一个新地标绝非易事。一直以来,吉隆坡都以双子塔为标记,自从1998年以来它就是吉隆坡甚至马来西亚最形象的代名词,它时尚、创新、充满活力,而且至今仍是世界最高的双塔摩天楼。双子塔在人们印象中根深蒂固,想要改变人们对摩天楼的传统认知,必须得有些突破的想法。奥雷.舍人的这栋新建筑不是为了“对抗”双子塔,在Jalan Ampang和Jalan P.Ramlee路之间这块复杂的地皮上进行设计,是一种挑战,也是一种考验,要想成为吉隆坡的新地标,还必须得考虑到马来西亚多元文化社会的特点。

如果你去过吉隆坡,一定感受到了那种多元化的气息:英国殖民统治时,大量的中国人和印度人来到马来西亚,独立之后,沙捞越的伊班族和沙巴的卡达山族等民族也融入到社会文化中,再加上马六甲的葡萄牙殖民者跟当地人混血儿后裔以及与泰国接壤地区的泰裔等,造成马来西亚多元民族的存在。不同的种族、不同的肤色、不同的宗教信仰也让这里的建筑格外多元化。从规划图上来看,Angkasa Raya大厦展现出了热带环境下多样的城市生活以及活跃和丰富的多元文化,但更特别的是,它颠覆了人们对摩天大楼的认识,让摩天大楼融入到了城市的景观中,而并非是高高在上的供人观赏的图腾。

不同于单一的独栋大楼,Angkasa Raya大厦由三个看上去像在漂浮的体块和两个多层平台组合而成,每一体块都仿佛漂浮在各自开放的平台上。两个多层平台绿意盎然,而三个体块分别是高端服务式公寓、豪华酒店和高端写字楼。设计师像玩小时候的积木一样,把它们叠加在了一起,叠成了一栋高268米、共65层的整体。

该大厦充分展现了吉隆坡这个亚洲大都市的活力,郁郁葱葱的花园和阳台给高密度都市增添了一种亲密感,而精心设计的遮阳幕墙和自然通风的中庭则体现出设计对环保的重视。更奇妙的是这种大厦居然将街景“收入囊中”:“地面楼层”螺旋上升,两条相互连接的汽车和行人坡道将高级连锁店、餐厅、咖啡厅、美食广场和祈祷室连贯起来,其间满是郁郁葱葱的户外绿化以及城市街景。

低层最大体块是高级办公楼,它拥有灵活的空间,地面及空中楼层中的户外景色为公众提供了热带体验,其周围的绿色植物也提升了高密度基地的绿色覆盖率。建筑外墙的遮阳铝块,在经过几何优化及方向疏导后可减少建筑物在热带环境中所吸收的阳光照射,并通过被动的方式达到节能环保的目的。

最高层的那个体块则是位于37到64层的高档家庭式住宅。它围绕着一个自然通风的中庭,拥有280个单位,规格从单身公寓、一至三居室公寓至复式公寓,更有可欣赏到绝妙城市天际线的顶层公寓。而豪华酒店则位于较小的体块上,正对着Jalan Ampang路。它拥有200个不同类型的套间,为人们提供了一种在短期内感受这座城市的独特模式。

3个体块交叉于120米高的露天平台上,那里被奥雷.舍人设计成了4层高的热带花园和都会活动交汇点—天际阁。它完全是漂浮于城市上空的,通过将公共空间的活力由地面楼层引向空中,这里拥有独具特色的酒吧、餐厅,甚至还有露天的游泳池—好像你一个不小心,就会惊心动魄地游到了那临街而立的双子塔中……

这样的设计的确让人有了想要一跃跳入天际阁泳池,或者与双子塔成为邻居的冲动。奥雷.舍人也再次展示了驾驭高度复杂建筑的能力。可事实上他在年幼时对建筑心生抵触:“我的父亲是一名建筑师,对这个职业的了解足以让我在高中的时候决定不成为一名建筑师”,在接受我们的独家采访时,奥雷这样对我们坦言。他以前疯狂地喜欢音乐、摄影和文学,但最终却还是成为了一名建筑师——“我对建筑的兴趣在于对这一系列问题的探寻:‘建筑可以作什么贡献?’‘如何想象一系列进程的发生?’‘如何想象将来人们居住和使用建筑时的情形?’等等。”

这样的思考让Angkasa Raya大厦充满了大量的公共空间和活动区域,这和很多封闭的摩天大楼不同,店铺、美食广场、停车场、平台和祈祷室(在裙楼的顶部,设计师还将穆斯林的祈祷室置于中心位置,而不是通常将它置于角落之中,体现地域文化独特性)等为透明的楼梯带来都市的活力,同时每层楼面还都弥漫着热带的自然生机。通常位于大楼内部的多层停车场被设计为开放式楼层,为建筑注入公共空间的活力,拓展了城市活动。当多层停车楼往往被视为一种典型的城市诟病时,这个既室内又室外的多功能模式融合了亲民性和公共性,还有马来西亚特有的多元化和活力。

《南方航空》:Angkasa Raya大厦的设计灵感来自于哪里?

奥雷:设计Angkasa Raya时,我想尝试让摩天大楼回归城市,而不再是封闭地孤立一偶,远离公众。我想让建筑融合在城市当中,把热带城市的街道景观带入大楼内。大楼开放式低层车流与零售店铺相互穿插,美食广场,商店遍布其间,还有郁郁葱葱的热带植物。徜徉于大楼内部,你会感觉它是大楼外部空间或者街景的延伸。

《南方航空》:在吉隆坡甚至是马来西亚的标志建筑——双子塔旁边设计一座大厦,会感觉到特别的压力吗?

奥雷:在双子塔边上进行建筑设计,注定不能与双子塔相争,也不能与周边独栋建筑相雷同,此外基地的地块面积并不大,而客户希望能实现多样功能,所以我们面对的设计条件特别复杂。许多建筑师喜欢将制式的摩天楼从一个地方搬另一个地方,而我希望能做到了解当地的文化、人群、气候等,打造一个适合他们的建筑物,并且成为当地的一部份。

《南方航空》:CCTV大楼是你最被中国人所知的作品,但在中国,这幢建筑引发了很多的争议和尴尬…

奥雷:当你在做一些不同寻常的事情时,注定会有许多不同的意见出现,而CCTV自开始就在引发着人们对建筑的思考和关注。这是此建筑的一大特点,每个人都可对此有不同的观看方式。我们不想给它任何定义,相反,它所能包涵的意义应该比我们设计者能想到的更多。之前的大多争议仅限于外形上,现在大楼正在内部装修阶段基本完成,我想人们真正使用或参观大楼之后,许多想法会为之改变。

《南方航空》:在所有的作品中,最让你骄傲的是哪个?

奥雷:CCTV大楼无疑是其中最特出的项目,中央电视台具有特殊历史意义,一些历史力量和重要契机聚合在一起,才让这个计划有可能变为现实。在项目初始设计阶段,我们邀请了中国的设计团队到鹿特丹一起工作了一年,当项目进入施工阶段时候,我决定搬到北京来生活和工作,实地跟进项目的进程,我觉得这不仅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同时更是责任所在。

《南方航空》:现在世界各地都出现了很多新奇、前卫的建筑,这是未来建筑发展的趋势吗?你对未来有什么规划?

奥雷:我向来不太喜欢用潮流来形容建筑,我们关注的是建筑本身的特质,建筑与人、与当地文化、与城市的关系。建筑并不只是一个伫立在外面的哗众取宠的形式,它终究是为了居住在里面的人所服务的。它不应只是建筑师本人理念的反映,更是使用这座建筑的人的生活状态的诠释,甚至可以说,一座建筑本身就是一个有机的生命体。

《南方航空》:你曾经和朋友们组过一只摇滚乐队,后来因为水平不高而解散了。在你看来,音乐和建筑的关系是?

奥雷:无论是音乐,电影或建筑,都是一种敍事方式。建筑在还未成形时,你必须通过想像去建构它的外型、空间和功能,同时也要想像各式各样的活动场景和可能。我想,音乐、电影制作也是通过想像建构而成,和建筑设计上的相通之处,也是对我的影晌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