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all Scale, Big Change

Project Description

MODERN WEEKLY
Small Scale, Big Change

by Luluc Huang, Oct 20, 2010 [View PDF]

小规模 大变化
撰文_Luluc Huang 肖像摄影_Gregory Boyd 图片提供_Buro Ole Scheeren
今年上半年建筑师Ole Scheeren离开OMA大都会建筑事务所的消息传开,作为一个明星级的年轻建筑师和一间世界级的顶级事务所,这一变动所遭受的关注远不仅限于在建筑圈内,各种设计和文化类的人士也都对此议论纷纷,但一些知情人更多的是三缄其口,只表示对于一个成熟的建筑师来说想自己单独开始做一些事情没有什么意外的。近日终于正式对外宣布Buro Ole Scheeren事务所成立,新事务所一方面将继续在亚洲拓展事业,为建筑和城市未来的发展发掘并创造引人瞩目的新潜力,另一方面正在为在西方开展与亚洲并行的业务而做准备。

年近四十的德国人Ole Scheeren 在1995 年加入大都会建筑事务所,2002 年成为合伙人,在15 年的职业生涯之后,他终于决定开启自己的事务所。在大都会建筑事务所作为合伙人期间,他主管OMA 在亚洲的项目,也是中央电视台(CCTV)和电视文化中心(TVCC)项目中担任OMA设计和施工的主管合伙人。除了大型的建筑设计本身,他还一直与时尚、艺术领域保持着密切的关系,他自1999 年以来开始负责Prada项目,已完成了Prada 纽约和洛杉矶旗舰店,他还为一些建筑、艺术展览进行设计。

一切就绪穿着Martin Margiela 西装和Prada 牛仔裤的Scheeren 在自己的北京办公室里忙碌着。新的办公室位于东三环附近,离曾经失火的TVCC大楼并不远,Scheeren看着窗外说他一直还是期待着有一天看到这座大楼可以被修复一新。那天下着雨,他还是按往常的习惯步行上班。他说他不相信“北京是一个无法步行的城市“的说法,步行是他观察这个城市和整理自己思路的最佳方式。办公室里大约有着20名员工,保持着一种一切从简但又高效的面貌,Scheeren拍拍他自己设计的办公桌,对这样一个全新的起点充满了自信,一向比较寡言的他也对这个新开始有着激情澎湃的演说。

毫无疑问,过往的实践给他带来的较高的视野和长久的经验是Scheeren 所拥有的最大优势,除此之外,Scheeren是一个工作狂型的人物,社交性的与客户交流在他的工作里是极小的一部分,他更享受的是以自己的工作去沟通和证明一切,他说:“ 就算手上同时有几个项目,我也可以坐下来和客户去谈其中的任何一项细节,去阐述、去辩护我的设计与选择。而且我要去和愿意去很多项目的所在地,去对周围风貌和城市人文有所考察,去尝试当地的材料等等。”可以想象OMA对于“说服业主”的重视将被Buro Ole Scheeren一脉相承,同时又有着沉着的实干精神。

新的开端
Scheeren说他当然期待自己的事务所可以做好,但在规模上他更倾向于在保持一个不过分庞大和较为亲密的模式,如同音乐厂牌Small town Super sound的名字,以比较小的规模全身心入发出巨大的声音,是他的目标。有意思的是,当我们谈到这个大与小的差异和彼此引发的可能性时,纽约MoMa 美术馆正以“Small Scale, Big Change/小规模,大变化”为主题举行了一场探讨建筑与社会关系的展览。

大与小的交互也体现在Scheeren 在多种规模实践上的能力,从大型城市的地标性建筑到小型的私人建筑,从摩天大楼、生活社区到一家精品店或是一位艺术家的工作室展厅等,这些正在执行中的案例都体现了事务所的能力弹性。正是这些大小不同的可能性让Scheeren那种打破建筑常规,做出“似是而非”又令人过目不忘的设计能力得以发挥,对于按照开发方的要求尽量无限挖掘建筑的“可使用”面积和设计一个独特的甚至是天马行空的建筑的追求,这看似悖论的两者往往可以得到结合,或在不同的项目上体现。这两者的结合如同一种隐形的力量牵引,它的存在保证了建筑师不至于“沉沦”为一味追求商业建筑的实用性,也避免了在不切实际的“ 概念性”操作上走的太远。Scheeren 相信最伟大的事物共性,无论是在建筑还是音乐、文学领域内,共同的特点都是那些遵循了规则又最终突破规则的东西。

欧洲传统与亚洲现实
他18 年前第一次来到中国时奠定的热情和他长期在亚洲范围内主持项目的经验是他在这里开始新起点的充足理由。在年轻的背包客时代和后来密集的工作时期他把各种亚洲的各种大城小镇都跑了一遍,这些经验有着“ 接地气”的功效,也使他在选择项目时对对方可以有更进一步的判断。发展的现实使他振奋,但又没有西方人惯常的“陈词滥调”批评态度。五年前和他一起做CCT V 项目时的助理如今已经独立设计了三座美术馆,这件听起来疯狂的故事只可能发生在中国。Scheeren提起这段故事时,既表示对现实高速发展所带来的粗糙的担心,也在一直提醒我,这是一个难以复制的时代,其中最宝贵的地方在于有才华的人都可以找到立足点,而不是要等待白发上头时才可能独自主持项目。他认为“中国曾一度充当世界的制造中心和血汗工厂,大量生产用于出口的廉价商品,直到近年才出现转机,开始以崭新姿态将自己定位为富有创新和创意的沃土。中国不仅拥有孵化前卫思想的勇气,而且具备了实现这些思想的决心和条件。”

“建筑于我们是居所,
是社会构架,
是人类生命的空间。
美丽不仅源自朴拙也因为雕琢,
既蕴含虚无更体现永恒。
我们在意建筑如何创造记忆,
如何书写故事。”
—— Ole Scheer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