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cific heights德国建筑师亚洲起舞

Project Description

FT CHINESE 金融时报 中文网
Pacific heights

by Edwin Heathcote, Apr 12, 2012[View PDF]

许多西方建筑师意欲在亚洲设计建造雄心勃勃的怪异建筑而实现名垂青史——在自己处于经济衰退中的母国,永远没有梦想成真的机会——但奥勒•舍仁(Ole Scheeren)试图背其道而行之。他作为合伙人,在北京负责为中国国家电视台(CCTV,中央电视台)设计恢弘气派的总部大楼后,便定居于此开展自己的业务。“1992年我曾周游过整个中国,”在新加坡某酒店的大堂,他这样对我说,“这趟旅行彻底改变了我的生活,它彻底颠覆了我在欧洲所受的教育。”

舍仁谈起这些改变自己命运的大事以及清晰的时间节点时,显得神采飞扬。他对我说,“建筑就是表达内心的欲望,希望得到某种东西,表露某种情感及自己的感知。”这种夹杂着自白与热情、实用主义逻辑贯穿始终的奇异组合,不是建筑师经常谈论建筑的方式,所以嘛,很容易对他产生好感。

如今定居北京的舍仁出生于德国,是中国影星张曼玉(Maggie Cheung)的男友,他是当今建筑界最富才华的设计师之一。他才思敏捷、表述清晰、神情专注,能把超凡复杂的设计问题用通俗易懂的语言解释得一清二楚。他具有特殊的鸡尾酒式的能力,能当场用影像及深入浅出的道理打动人,并相信其递交的方案会为城市描绘一副崭新蓝图——这是他的前雇主雷姆•库哈斯(Rem Koolhaas)事务所的“商标”。他面容略显瘦削,颊骨棱角分明,有着影视明星的亢奋神情,加上他作为张曼玉的男友以及作为一名呆在中国的西方人所拥有的尊贵地位,使他成为香港八卦小报的追逐目标。

“生活在万众瞩目之中很不容易,”他说。“我俩(与张曼玉)走在大街上,不到30秒钟,媒体就会大动干戈,逼得我们只能行踪诡秘。”

但是,舍仁吸引世人的关注是师出有名:即他的几大杰作。最新的一件作品就是Angkasa Raya大厦,它位于吉隆坡市中心双子塔(Petronas Towers)正对面的著名地段。在采访他之前,我已实地参观了位于新加坡那座气度不凡的住宅综合体的建设工地,即翠城新景小区(The Interlace)。它犹如错搭的积木,这是由好几座大楼彼此错落堆叠而成,看似布局随心所欲,仿佛是拜神仙随意扔掷所赐。通过如此独特布局,舍仁成功营造了这样的格局:都市韵味十足,但又不同于拔地而起、傲视群雄的传统塔楼,不显得过于咄咄逼人。

在曼谷,由舍仁设计的大京都大厦(MahaNakhon)是一幢77层高的摩天楼(将成为曼谷的最高建筑),它的外形呈现像素化,似分崩离析一般;接近地面时,分解成大量玻璃立方体:巧妙地玩弄视觉,以避免盒状摩天楼四周均为玻璃幕墙的那种千篇一律。凭借高楼层,巧妙地切划出阳台与平台,同时与城市熙熙攘攘的大街交汇的时候,又呈现出很好的流线感。打破了大楼几何对称的感觉,并与下面喧嚣嘈杂的街道形成了绝妙呼应。

舍仁同时为吉隆坡设计了自成一体的混合式楼群。“旁边就是双子塔,”他对我说,“因此若是建单独一座楼,很难与双子塔一争高下。但又不能再建成双子塔,原因是现成的已然存在。”他的最终方案就是Angkasa Raya大厦,它由几座形状不一的大楼堆积而成,并用水平带条点缀其间,正中间一道缺口则贯穿了主楼,整个大楼外表看上去不太稳定。这种眼花缭乱的外形设计回避了传统墩座楼(由地下车库以及其上的塔楼组成)的固定模式——相反,车库与扶梯的玻璃幕墙更显错综复杂,构成了一副混合循环系统的图景。

每幢楼或多或少利用了亚洲都市的特殊地形地貌,并加以放大。对于一位只有40岁的设计师来说,能设计出如此三位一体楼群的杰作实属难能可贵。我问舍仁为何年纪轻轻就有如此成就。“我父亲是卡尔斯鲁厄(Karlsruhe)的一名建筑师,我14岁时就为他打工,为的就是挣点零花钱,”他说。“18岁时,我在地下室开了自己的模型制作工厂,21岁那年,我接了自己第一桩设计活,是为一家精品店设计。”

“但我从未想过自己有朝一日会子承父业,”他继续说。“我过去的工作就是制作模型,给大楼拍照,然后当我亲眼目睹真建筑的时候,内心油然而生一丝感觉,一种创作的冲动。这是本人第一次感觉自己有设计的天分。”

舍仁在接下来的岁月里四处游学,先是在纽约干了一段时间的美术设计师,随后他“领悟了雷姆•库哈斯的设计理念,并产生了浓厚兴趣”。在库哈斯事务所,他负责重新打造普拉达(Prada)全球门店的设计工作,并最终成为合伙人,负责中央电视台新大楼的设计,这是北京最明显的地标建筑。我询问他对这个项目的看法——毕竟这是中国宣传机器的新总部大楼。

“当时北京的氛围还是很单纯的,”他答复道。“早两年或者晚两年,那个项目都不可能付诸实施——中国取得了奥运会主办权,并成功加入了世贸组织(WTO)。你可以感觉到这个国家发展变化以及大踏步向前发展的豪迈之情。这期间中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可谓空前绝后。央视的员工都很年轻,他们称大楼就是向公众细数发展变化以及说明真相的渠道:央视不会再对公众有所隐瞒。”他对此结果感到满意吗?“它已经成为城市的地标,”他说,“但还未成为融入城市的有机体。”

我问他是如何处理好让自己的新设计融入城市整体风格的问题?他回答道,“大京都大厦设计了开放区,所以楼群与周围的环境实现了浑然一体。吉隆坡的Angkasa Raya大厦项目,我们设法把交通与居民有机地揉合起来,把都市生活引入塔楼,就如同在中央电视台大楼——我们竭力打造全球最具开放性的电视台大楼,员工可以随意穿行于各个演播室。”

我想知道的是:他住在亚洲感觉惬意吗?

“我已经在北京住了8年,”他回答说,“我真的开始喜欢上这个城市。过去所有的理念均源自西方,然后再传播至东方。本人真的很喜欢在亚洲定居,而且很关心在这里产生的新理念。”

译者:常和

Source: http://www.ftchinese.com/story/0010440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