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sign From Beijing

Project Description

THE WEEK
Design From Beijing

by Gao Ya, Zhang Fan, Dec 27, 2011[View PDF]

Ole Scheeren, 在北京设计亚洲

撰文:高雅 编辑:张凡

几乎每个建筑师都梦想过创作有自己烙印的摩天大楼。对于Ole Scheeren (奥雷•舍人)来说,设计过颠覆北京建筑形态的CCTV新楼、标志泰国新高度的Maha Nakhon都还不够,他需要最纯血统的“奥雷制造”。

2010年3月,Ole离开为之工作了十五年的OMA,创办了建筑事务所Buro Ole Scheeren。2011年11月,Ole发布了自己事务所的首个项目——马来西亚首都吉隆坡的摩天大楼Angkasa Raya设计方案。268米高的Angkasa Raya融办公楼、酒店、零售业与公寓为一体,露天楼层的独特设计使行人与车流可以直达商店,把城市的活力引入大楼内部。这栋尚未施工的建筑已被认为是多元、包容的马来西亚的标志。

北京客Ole

当下在中国工作的外国建筑师通常是这样的:在北京或上海有办事处,但只处理行政事务,主要设计力量都在国外;并不见得了解中国城市,只是根据想象融入中国元素,或把中国当做试验场。Ole统称这种设计有“殖民”风格。相比之下,他更希望做一个把东方经验带回西方的建筑师,为此,他把事务所总部设在北京而非欧美。在北京生活八年,他经历了真实的中国,北京疯狂的发展速度造就了一栋栋摩天巨构,也成就了“北京制造”的建筑师Ole。

对于Ole来说,建筑应是被使用的,而非被隔绝的,建筑应该搭建起使用者与城市之间的桥梁,植根于当地的文化。因此,Ole试图在设计中触碰中国当下的文脉,他认为文脉不是形体本身,而是形体背后的中国意识。中国风并不只包括琉璃瓦与四合院,而是速度伴随下的中国精神。当全世界都充斥着“中国制造”的商品,那么“中国制造”的建筑呢?它必须和现在的中国相吻合,CCTV新楼便是Ole理解的北京意识和中国气质。在CCTV新楼的脚下,人们记住了这个属于北京的时代——谁能说他不懂北京?

功能至上的建筑哲学

相对耀眼外立面、骇人高度以及夸张形体的追求,Ole更追求建筑的实质。他注重建筑内部的功能,以及使用者身处其中的感受。对他来说,材料只是工具而不是目的,炫目的外观如果没有内容,则什么都不是。他喜欢把城市所有的功能都包裹在一栋建筑里,如果说,别人是在设计一座楼,Ole则有着设计一个城市的野心。

他在设计充满争议的CCTV大楼时,更多考虑的是建筑的功能。大楼内部空间是连续且循环的,创造了各个部门之间的联系,而这种对功能的铺展赋予了整栋建筑以生命。在新加坡的高端住宅项目The Interlace中,Ole受新加坡及中国南方民居的启
发,把数栋小楼按六角形的格式层层叠排,创造了多元的景观。从每栋小楼都能望向四周的景色,实现了新加坡旧时村庄的现代摩天演绎—“为什么不把地面的美好带入大楼呢?”

Ole并不认为摩天大楼纯以高度取胜。“我们不可能在双子塔旁边再盖一个同样气质的双子塔。”在最新的Angkasa Raya项目中,Ole把纵向城市变为现实。Angkasa Raya由三栋看似漂浮的体块和两个多层平台组成,办公楼、酒店和服务式公寓分据三个体块,之间用功能对话,通过“地面楼层”和“空中楼层”相互连接,巧妙再现了马来西亚多元融合的社会文化。独特的“地面楼层”、开放的停车空间将人流车流引入大楼,使得大楼内部也能拥有城市街景。行车道和行人道一路螺旋上升,将祈祷室、中餐馆、电影院和商店连接在一起,几乎可以满足城市市民所有的需求,形成了一个完善的城市网络。三个体块在120米的高空交会点便是空中楼层—天际阁,在此可漫步四层楼高的热带花园,也可以徜徉酒吧与餐厅,即使身处高楼之内,也能感受城市特有的节奏和多种生活的可能性。

Q&A Q =《东方壹周》the week A=Ole Scheeren

Q 怎么看待亚洲?

A 亚洲各大城市都在思考其不同的定位,并将其变成现实,给我们建筑师许多施展的机会和空间。

Q 你认为自己最重要的项目是?

A CCTV大楼。为它倾注了8年心血,也是设计过的最大最复杂的建筑。对我来说,这是一个特别的机会,能够去建造这么划时代的建筑,通过这项工作与中国、与亚洲建立了更强烈的联系。

Q 怎么获得设计灵感?

A 每个项目不同,在做事情前必须先了解现状。如果熟悉这个地方的话,设计会更容易。设计想法的形成时间可长可短,可以短到3个星期,也可能长达3个月。